新聞動態

春天隨想

春天隨想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謝麗

驚蟄后,一夜突來的春雨淅淅瀝瀝敲打著簾外窗欞,襲擾了困倦中的睡意,猜想明早山野大地注定青色朦朦。

清晨,茂州城已是一幅寫意的山水畫,遠眺河西,白云端下羌城一片新綠。漫步在茂州濱河,踏著一夜新雨浸透的松軟小路,只需深呼吸,便可深藏住泥土芬芳和春雨甘甜記憶,那一簇簇、一叢叢的嫩綠新芽已睜開惺忪睡眼,張望著外面的新奇世界。放眼望去,隔岸垂柳已碧玉一片,這二月的春風竟真的將細葉裁剪得千絳與萬絳,微風起時,拂面而來的是那輕柔的手,細細掠過我的臉頰與發端。不由得,我加快了腳步,看伸展的枝頭閃動著欣悅的淚光,那粉紅的春梅竟站在枝頭怒放,沒有一絲羞澀和猶豫;鶯鶯小鳥疏理新衣,展開歌喉放聲歌唱,這春,真的來了。

一束晨陽突然透過云層撒向岷江兩岸,羌城在瞬間披上了金色紗衣,照亮了匆匆行人的臉龐,早春的人們更多了一份來年的期待與向往。常常想人的一生要走過多少條路,趟過多少條河,才能迎來生命中的春天,走過多少紅塵歲月,才能輕握一份懂得,人生有的時侯就像是在霧中行走,遠遠望去,只是迷蒙一片,你不知道前方會有多少暗礁險灘,偶爾也會辨不清方向,可是你如果鼓起勇氣堅強面對,就會守得云開月明,回眸過往,最精彩的莫過于留下那些深深淺淺的生命痕跡。常常想人活的是一種心境,人生累與不累,取決于自己的心態,贈人玫瑰,手留余香,你給我一個笑臉,我還你一個擁抱,你渴求一滴水,我傾其一片海洋,在心中種一輪太陽,溫暖所有的過往,生命不再孤單寒涼。

二O一六年三月九日